light

Follow me【拔杯】

        (3)
  汉尼拔对着自己小了不止三圈的身体忍下了脱口而出的咒骂,但实际上他所发出的声音是狗吠,所以他尽量不让自己发出声音。

  为了让人尽快的发现自己的状况——至少不能在犯罪现场就这么一身血的待着,他从围墙旁边坏掉的栅栏中钻了出去,这条雪橇犬差不多一岁大,汉尼拔估量他的记忆里它站起来能够一米多高,所以他放心了,至少他现在不是在那些小型犬种那样的——比如说贵宾犬,那样不符合他的性格也绝对不可能是他。

  意识到自己竟然拿狗的形象给自己做对比,汉尼拔赶紧把这个糟糕的想法抛在脑后,他现在需要洗澡!这该死的毛全都黏在身上了,简直是无法忍受。

  他跑到邻居家门口,冲着对方的房子狂吠——像是一个真正的受惊的犬科生物,很快,邻居家的一个女人就拿着一根大棒子出来了,汉尼拔不敢继续大叫,于是它尽量凑到有光的地方,让她能够好好地看看它现在身上的血。

  不出所料,那女人先是惊讶道“啊…你怎么这么脏!”接着她进屋把前厅的灯开了,她回来时没有那根用来吓唬狗的棒子了,接着是一盆水和干燥的白色毛巾。

  汉尼拔对这个女人很感激,她清理了他身上的血块和脏污。

  那女人的年轻儿子下来了,这时候她已经清理完汉尼拔身上的血迹了,但是汉尼拔此时的心情却是无比糟糕的,它在被擦干净之后抖动身体甩了甩身上的水,冲着女人和他的儿子叫了一声,然后迈动轻巧的脚爪往那个英格兰人的房子跑,一边还回过头等着两个人。

  “我猜它是想带我们去。”女人皱起眉头对她的儿子说道“我猜它身上全都是血,而且血不是它的。”

  她的儿子表示同意,而且他们又拿回了那个棒子,跟着汉尼拔来到英格兰人的房子。

  血迹,到处都是血迹。

  女人吓呆了,他的儿子几时扶住了她并且拨打了警察的电话,汉尼拔坐在他们身边尾巴不自觉的高兴摇晃,如果他一直都保持这个形态,那么他不如就先待在这单亲家庭一阵子,到时候再考虑怎么变回去的问题(因为他身为受害人一只狗贸然跑到自己原本的身体旁边,这会让警察们怀疑他就是凶手的。)
  
  

评论(2)

热度(19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