light

Follow me【拔杯】


       (1)
  威尔格雷厄姆扭过头看向身后不远处——那黑漆漆的一片,显然没有人,但他还是不确定这点。有东西跟着他,一个人,一只猫?他不知道,他只是本能的察觉到什么东西正在尾随他。

  “幻觉。”

  他定定的望着那个无人的僻静角落如此说道“一定是幻觉。”

  ——

  这天晚上,威尔在一片湿哒哒的床铺上醒来,他感到头无比的沉重,太阳穴突突的发疼。

  他下了床走到客厅,先给自己倒了杯水,他仰头把水杯里的水一饮而尽。

  这时,腿上突然软绵绵的有点痒,威尔被吓了一跳,他低下头看时,发现是查尔斯正在蹭他的腿,它是新来的狗狗,跟他其他的狗需要熟悉几天才能同住一个狗窝。

  “想和我一起睡吗?”威尔的脸上挂起了对任何他熟悉的人类不会有的笑容,他蹲下身温柔的抚摸伸着舌头哈气的狗头,它蹭蹭威尔的手掌心以示回应。

  于是威尔走上楼,招呼着他的狗,它缓慢地跟在身后,不适应威尔的地板而走的胆战心惊。威尔到房间后,发现它拖着长尾巴向他甩了甩身上的毛,威尔又招呼了它一声,查尔斯就快速的跑来进了房间。

  威尔看着它,它不敢上床,于是就伸着舌头蹲坐在他的床铺边,一边用湿漉漉的眼睛望着他。

  他皱眉看看它,再看看被汗水浸透的床垫,轻轻地叹了口气,接下来的几分钟内,他找到了备用的床单并换上了它,接着他沮丧的发现枕头也是湿的,可他实在困得要命,于是他把它翻了过来。

  他在做这些时,查尔斯就在一边望着他,而威尔也察觉到了什么,但他转过身只看到查尔斯的粉色舌头和黑色的眼睛,它仍然蹲坐的异常直。

  “你像个绅士。”威尔笑了一下,把门关上,接着爬上床,拍拍他的床铺对查尔斯叫到“上来。”

  查尔斯像个真正的人那样愣了一秒,当然它只是条狗,而最后是威尔拉着它的前爪把它从地上拖到床上,它不自在的甩着尾巴,一边瞪视着威尔一边趴在他的旁边——威尔已经躺下来盖好了被子。

  “睡吧。”威尔闭着眼睛抚摸着它润滑的毛发,不知道是对它说还是对自己说“明天有一节课。”

  查尔斯盯着它的主人进入梦乡,刚想下床,威尔的手无意识的勾住它的一撮毛,于是它犹豫的将头靠在威尔的腿上,顺便矫正了一下姿势——威尔的膝盖下方趴着比较舒服,接着它也睡着了。

  ——
(发挥想象力,其实拔叔已经出场了。)
  

评论(3)

热度(26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