light

当我的父亲在我脸上扣下指甲盖大小的伤痕时…我那时候不知道有伤,我希望他能手下留情,但他根本就不在乎这些对他来说一文不值的事,然后他走了,我对着镜子哭泣,我发现了它,横在我鼻子和上唇之间的指甲盖大小的伤痕,我的心在那一瞬间冻成了冰块。
我开始更用力的哭,眼泪沙的伤口生疼,促使它流血缓慢,接着我试图翻找药箱,想要用创可贴来弥补指甲盖大小的遗憾。
然后我对着镜子贴上了它。
我崩溃了。
我承认我时时刻刻都像个小丑,我平时大大咧咧的什么都不在乎,可是我此刻却为了一个指甲盖大小的伤口想要杀了我的亲生父亲?
我恨不得杀了他。

评论(20)

热度(15)